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公司做关键词优化,需要怎么做

2020年12月08日 20:48

关键词设置

公司在做网站时先要在后把网站关键词,网站标题,网站描述设置好,网站每个栏目都要设置好,网站标题和网站描述也得带有关键词,这样做优化时可以提升优化效果。

网站内容优化

网站要经常维护更新,多放一些原创内容在网站上,内容要多与关键词相关联,网站要有产品模块和文章模块,添加每款产品和每篇文章时都可以单独设置关键词,网站内容要越来越丰富,内容要有质量。

网站排名

网站要找推广公司帮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这样可以让用户搜索指定关键词让网站出现在首页上,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10年推广经验,白帽技术,正规技术,

有需要可联系13539285443


相关推荐

马云首场淘宝直播与年轻人聊创业,张勇、井贤栋自曝厨艺水平

5月9日,阿里举办第16届、也是首届线上阿里日,马云首次开启淘宝直播并当上主播,在直播间与年轻人聊梦想。同一时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也在阿里巴巴园区内开播,“云端”致谢阿里员工家人。据悉,“阿里日”专为纪念2003年阿里员工及家人抗击“非典”的精神而设立,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首次在线上举办,阿里员工及亲友全球同步收看。马云景德镇开播与年轻人聊创业经历5月9日当天,已经卸任董事职位的马云在景德镇与当地年轻的陶瓷手艺人、创业者交流,并首次当上淘宝主播,与10多位年轻的陶瓷手艺人聊了1个多小时。马云景德镇开播秀陶艺。在交流中,对于年轻人普遍存在的“压力”,马云回想起自己的创业经历,“2003年办淘宝的时候,压力太大了,每一天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下个月的工资也发不出,最倒霉的时候,我连哭都哭不出来。我那时候想,等公司做大了压力就小了,没想到现在的压力比以前更大了,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回忆起自己创业的经历,马云称那时候创业、谈互联网,几乎没有人支持,但是“因为相信、因为热爱,然后不断地走下去”。马云鼓励年轻创业者说,“既然走了这条路,每天的困难都会很多。失败是正常的,成功是偶然的,但是你坚持了,才有机会把偶然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功。”张勇、童文红、井贤栋自曝厨艺还要学习阿里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也当上主播,就业务发展、员工成长、福利保障等多个方面与阿里员工在线互动。阿里全员抗疫是谈及最多的话题之一。为应对抗疫,从1月起,阿里巴巴经济体快速响应并推出多种举措,涉及物资捐赠、复工复产、保障民生等多个方面,仅在物资捐赠层面,就已先后向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捐出超2亿件各类物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左二)、阿里巴巴集团CPO童文红(右二)、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右一)阿里员工对高管在疫情期间的厨艺也表示好奇。张勇坦诚,“做饭对我来讲就只能是做饭了,做熟而已……还是要学习。”童文红认为自己“如果认真做的话,应该会成为一个好厨师”,但现在的水平,“大概跟逍遥子差不多”。井贤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如果煮饺子也算做菜……”对于网友好奇的阿里高管购物车里都添加了哪些商品,井贤栋表示自己最近买了洗发水,童文红前不久买了一些裙子,张勇称刚买了一副耳机,还给家里买了很多水。其次,关于公司未来发展。张勇在直播中表示,阿里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阿里的数字经济,就是实体社会、实体经济的一个延伸,我们跟社会的脉搏、跟经济的发展、跟民生的保障,跟社会的城市治理等方方面面紧密联系。”童文红也鼓励阿里员工,“阿里是一个大学校,同学们的发展通道是很宽广的,机会很多,人才永远都不够,我们鼓励更有学习力,更积极乐观的年轻同学们,不断的去寻找自己的机会,不断成长学习,成为更好的自己。”除了线上亲友见面会之外,当天,阿里巴巴还将为102对新人举行集体口罩婚礼,张勇在集体婚礼上表示,疫情总会过去,美好生活从未停止。

2020年05月12日 11:55

J.D. Power研究:将品牌影响力转化为消费者购买动力,车企要这么做

导言:J.D.Power2020中国新车购买意向研究(NVIS)通过对未来一年内计划购车的消费者进行研究发现,意向购车者品牌意识增强,决策速度加快,抓住消费者有限的入店体验机会成为车企和经销商成功实现销售转化的关键。  J.D.Power经过多年研究总结出影响销量的七大因素:品牌、产品设计、产品质量、客户体验、价格、经销商网络及宏观市场环境。这七大因素中,品牌影响力对销量的作用不容小觑。我们将J.D.Power2020中国新车购买意向研究(NVIS)覆盖的品牌的表现和品牌实际销量进行对比发现,2019年整体销售份额相比上一年提高的28个品牌,其品牌影响力得分比销售份额降低的37个品牌高出24分。此外,研究也发现,入店之前客户流失率更低的品牌,其品牌影响力得分也越高。由此可见,无论是对实际的销售份额还是对有效的销售线索,品牌影响力都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汽车品牌各花入各眼,新势力仍待时间考验  J.D.Power品牌影响力(BIS)由品牌认知度和品牌喜好度两部分综合计算组成,其中,品牌认知度包含用户对品牌的认知和熟悉程度,品牌喜好度则由分数体现,依据17个品牌要素打分计算得出。    豪华车和主流车品牌影响力前五品牌,数据来源:J.D.Power2020新车购买意向研究  研究发现,主流合资品牌中,大众、丰田和本田品牌影响力更高;豪华车中,宝马和奔驰得分较高;以吉利、奇瑞、长安和广汽传祺为代表的自主品牌经过多年发展,品牌影响力也取得了较大提升。  在高喜好度、低认知度的品牌中,各类品牌均有出现,包括以保时捷和英菲尼迪为代表的豪华车,以Jeep为代表的合资品牌以及自主品牌领克,这些品牌虽然在各自的细分市场赢得了顾客喜爱,但由于比较小众,因而总体认知度比一些大众类品牌要低。对这类品牌而言,在让用户保持高喜好度的同时,应当采用合适的市场推广方式去提高用户对其认知度。  得分偏低的品牌以自主品牌居多,其中包括以北汽新能源、广汽新能源和奇瑞新能源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以蔚来、威马、小鹏为代表的新势力品牌,以及以捷途为代表的新兴品牌居多,这些品牌必须在产品和营销方面做出更多努力,优先提升品牌喜好度,之后再逐步扩大认知度。  整体来看,品牌认知度除与宣传力度相关,还与时间的积累和汽车保有量有关;在品牌喜好度方面,综合J.D.Power的其他研究,若总体得分较低,则说明产品劣势反映在口碑上,厂家需要更多地考虑产品的改进;另一种则是品牌喜好综合得分较高,但在品牌影响力的得分较低,在此情况下,厂家应当加强品牌营销。  意向购车者购车决策前移,品牌意识增强  研究发现,中国意向购车者的购车决策逐步前移,决策过程加快。2020年,意向购车者去过1.65个品牌的经销店,比2019年的1.79个减少8%。此外,意向购车者平均光顾的经销店数量从2019年的3.5家下降至2020年的2.9家,降幅达17%。  此外,面对市场上数量庞大的可选车型,消费者正由直接聚焦车型逐渐转向先聚焦品牌而后再确定车型。研究显示,在选购初期就已锁定意向购买品牌的消费者逐年上升,从2016年的10%上升到2019年的18%。消费者的品牌意识正得到前所未有的增强,品牌影响力在购车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购车者选车过程向品牌聚焦,品牌与消费者的早期互动更加重要,数据来源:J.D.Power2020新车购买意向研究、2019中国汽车销售满意度研究  消费者选购阶段进店次数的减少以及先明确品牌再确定车型的顺序,凸显出品牌影响力对购车决策的影响力。汽车品牌应力争在消费者选车的早期阶段就占据消费者的大脑份额。除了通过传统的经销店和消费者远程沟通外,很多品牌和经销商也积极尝试通过VR看车、直播卖车等数字化营销方式与消费者交流。当品牌需要隔着屏幕与消费者交流时,需要以专业、生动的方式展示产品卖点,而不是一味依靠主播的渲染力和低价的带货策略。此外,如何通过直播打造品牌形象和传递品牌文化,潜移默化影响消费者,也是厂商和经销商需要注重的地方。  虽然线上营销已成为趋势,但最终成交仍然依赖线下完成。抓住消费者有限的入店体验机会成为经销商成功转化商业机会的关键。当消费者的选车过程前移,消费者入店后会更加快速做出购买决策,这就对销售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销售人员可尝试将试驾服务提前,以试驾邀约开启销售沟通,以更加人性化的应答和更快的响应速度有效提升客户体验。这样做不仅能有效减少客户流失,也是把握客户需求的良好时机。  区分三类消费者配置需求,实施差异化配置导入  随着消费者对汽车功能性需求的不断攀升,汽车配置对消费者购买选择的影响力也在逐年递增。研究数据显示,目前超半数(51%)的消费者表示汽车配置是其购车原因之一,该数据较2016年(17%)飙升三倍,甚至有9%的消费者表示汽车配置是其购车的首要原因。  从消费者对配置的需求看,安全系统配置的需求明显上升,360度全景影像、胎压监测、夜视系统和主动刹车的确定装配率均较上年提升10%及以上。J.D.Power根据配置必要性将配置定义为高需求配置、营销配置和体验配置三类。这一发现对主机厂和经销商来说都具有启示意义,主机厂和经销商可根据配置属性实施有针对性地配置导入和差异化的营销策略。    依据消费者配置需求必要性将配置划分为三类,数据来源:J.D.Power2020中国新车购买意向研究(NVIS)  高需求配置:应成为主流车型/车系的标配,以导航和全息影像为代表。  营销配置:可搭载于中高端车型/车系上,或作为销售过程中的差异化营销配置,以盲区监测/车道保持、全速自适应巡航为代表。  体验配置:可搭载于高端车型/车系上,为有需求的人群提供更豪华的服务。  对汽车品牌和经销商而言,摸清消费者的购买意向和潜在需求是开展各项销售活动的前提条件,对后续商业决策的制定有着重要指导作用。市场越是混乱,越是要求品牌和经销商保持沉着冷静的心态,读懂消费者,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营销方式切中消费者核心需求,促成销售线索的转化和最终成交。  关于J.D.Power2020中国新车购买意向研究  该研究通过对未来12个月计划购买新车的消费者进行购前研究,重点考察意向购车者对品牌的认知和评价,潜客的购买行为,包括购买动机、意图,购车的考虑因素、使用的信息渠道等,以及潜客具体考虑的品牌和车型、对于车辆配置的偏好以及对新技术的感兴趣程度等。研究以品牌影响力(BIS)得分来衡量用户对品牌的认知和喜好度,得分越高,品牌影响力越大。2020年中国新车购买意向研究(NVIS)基于11,881位意向购车者的反馈,一共涵盖66个品牌。此次研究的数据收集工作于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通过在线调查方式进行。

2020年04月29日 11:18

李小璐直播带货,为复出试水?

最近,李小璐、赵薇、王祖蓝等影视圈明星纷纷以主播的身份出现在直播间内,亲自“下场”带货。此外,为编剧量身打造的“直播卖剧本”形式上线,电影也选择了“云路演”,影视界可谓全方面“下场”直播。从大荧幕的台前幕后,到直播间的“网络一线牵”,影视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李小璐直播画面截图明星带货频频,网友褒贬不一“快抢,快抢,快抢!原价699的套装现在是299元,然后还要送两盒面膜!”4月20日晚,演员李小璐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引发网友关注。早在开播前几日,李小璐就放出了数个预告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标题为“你想重新认识我吗”;在视频中,当被问到为什么会直播的时候,李小璐微笑着回答:“为了生活啊。”虽然李小璐的直播间围观群众甚多,评论区内容也褒贬不一,但她的吸睛能力却是不争事实。抖音平台显示,李小璐目前拥有1077万粉丝,截至4月24日在平台的明星影响力周榜上排名第一。在其商品橱窗中,部分服装单品销量超过500件。而有带货“一哥”之称的李佳琦,最近更是与多名艺人轮流合作直播,如刘诗诗、孟美岐、井柏然等。其中,演员金靖与李佳琦的合作直播更是因喜剧效果极佳而冲上热搜,网友们笑称“直播卖货成了脱口秀现场”。无独有偶,知名女主播薇娅的直播间内也频现大张伟、宋祖儿等明星助阵。李佳琦与金靖来源:李佳琦微博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也在不久前官宣了五位明星联合代言,分别为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和贾乃亮。5月,他们将分别在“万里目”的官方抖音直播间直播“带货”。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述几位代言人的直播收费价位在一场20至60万元不等,而品牌方选择明星带货的目的也并非完全为了提升销售额,而是利用明星的人气来提高关注度,将粉丝流量引导到电商来。不可忽视的是,明星带货虽能带来流量,但直播效果却参差不齐。去年便投身直播的李湘,却在宣传一款羊肚菌时因“补身体绝对是滋补最好的”等表述,被律师质疑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此外,有网友反映李湘此前直播销售的一款大衣“直播5分钟,销量一件都没有涨”。在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明星直播带货的评价也颇有差异。有观点认为,明星的主业并非销售,从荧幕到直播间的转变“不符合人设”,甚至“吃相难看”;而也有网友表示,选择何种职业是明星的自由:“靠自己的本事把商品卖出去,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剧本直播卖电影云路演不光演员、明星们选择了从荧幕到手机屏幕的转变,连影视圈背后的编剧们也不得不“脑洞大开”,用直播的方式自我营销。不久前,由编剧帮学院主办的第一期“直播卖剧本”大会在线上举行。5位编剧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阐述自己的创作故事、剧本大纲以及讨论互动,参与者大都已经有几年的编剧经验,携带的剧本种类多样,有都市情感轻喜剧、家庭伦理喜剧、悬疑科幻公路片等。编剧们大多以口述方式“自我营销”,细心者还制作了幻灯片辅助说明。“直播卖剧本”大会第二期视频截图编剧宋方金十分赞赏这一形式,他在微博上称,“忙过这阵儿,我考虑开直播帮编剧作家卖剧本小说或想法。没现成的给你卖档期,中间可转会。……新形势,故新形式。”网友们对直播卖剧本的形式反映不一。有些评论称,编剧不得不加入直播卖货的现象“太惨了,有失文化人的体面”,而也有网友认为剧本也属于商品,加入直播行列无可厚非。目前,“直播卖剧本”大会已举办两期,未来还将继续。作为电影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路演也被搬到了线上进行。继《囧妈》《肥龙过江》后,曾定档2月的电影《大赢家》改为在网络上线,观众可免费观看。在线上首映的同时,主演大鹏连线演员柳岩、田雨,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与观众互动。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赵军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从最初的第三方售票,到如今进入内容生产和发行领域,互联网对影院的冲击已经相当硬核。未来影城的发展方向,必须是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业内:直播带货是谋自救,也是乘风口影视圈直播热潮来临,但为何观众褒贬不一、带货能力参差不齐?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明星直播带货与职业主播的直播存在着本质区别,从而也带来了直播效果的差异。“首先,明星本身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群体,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而除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外,职业主播并没有自带流量的属性,两者差别非常大。另一方面,观众关注直播的目的也有所不同,一个是抱着围观明星或偶像的心态,而另一个则是基于购物的需求。”黄大智表示,明星带货的优势及劣势均十分明显。关于明星带货的效果,黄大智称与个人能力、商品性价比均有关系。他表示,带货主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直播话术、互动能力、控场能力等,部分明星在此方面缺乏专业度,与职业主播产生差距;另外,在观众最关注的性价比,即商品折扣力度方面,明星带货时未必能在价格上形成优势。“疫情期间,很多明星都选择以直播的方式露出,原因之一在于影视行业的冲击,直播成为谋生手段;另外,直播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之一,并且形成了全民直播的趋势,明星等影视从业者未来将会更多地投入到直播行业来,但带货可能只是个附加的功能。”谈及影视界“下场”直播的趋势,黄大智如是说。(中新经纬APP)责编:任鑫恚

2020年04月26日 16:28